白金小天使

【酒/狗茨】我喜欢的⑥下 有酒有狗_(´ཀ`」 ∠)_多结局

废话不多说,第六章下
有jo吞走了下回忆杀过场
有狗茨!不喜勿点!
⑥女孩纸的心思好难猜

  茨木童子小时候就比他矮半个头这样子,然后头扬得高高的。
  “大天狗,像你这样的乖小孩竟然也被老师罚出来站吗?哈哈哈!” 说完这句话茨木童子就围着大天狗转了几圈。然后嘴里又是各种巴拉巴拉。
  大天狗又迫不得已地瞄了瞄他那头乱毛,这人是要怎样啊!头乱得像鸡窝一样。
  他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出口让他好好打理自己的毛一下,他这样子真的很让别人的眼睛不舒服哎。
  犹豫了几下然后就忍不住动手了。
  大天狗有点粗鲁地抓住像小鸡仔一样叽叽喳喳乱动的茨木童子。一只手五指像梳子一样扒着他的头发。
  没想到茨木童子一头鸡窝一样的白发摸起来并不粗糙,反而是像棉花一样超级柔软。
  “喂喂喂,你要干嘛啊!我那头跟挚友一样帅气的发型。不不不!别搞!”茨木童子发现一直以来看起来很柔弱的大天狗竟然那么大力,单手钳住他让他动弹不了,眼看自己完美的发型就要别搞坏,大声喊道。
  大天狗梳理了几下,觉得差不多了,又揉了几下茨木童子的头才放手。
  “以后记得天天梳头,弄得鸡窝一样烦死了!”大天狗沉着一张小脸,背对着茨木童子,学作大人语气说道。
  茨木童子看着大天狗那背影,想起了自己昨天不小心搞坏了大天狗天天拿在手里不放的扇子,有点小心虚。
  然后茨木童子扯了扯大天狗的袖子。
  “大天狗,你先转过来嘛!”
  听酒吞说女孩子都是很麻烦很容易哭的。 大天狗这种女孩子虽然看起来好像不怎么爱哭,但毕竟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
  他昨天跑了很多家店都没看到大天狗的那种扇子,然后就买了个很可爱的发圈,当是赔礼。
  大天狗转过身就看到茨木那双漂亮的眼睛,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干什么?”
  “你低一下头。”
  “你要干什么啊?”
  “你低头就对了嘛!”茨木童子头扬得高高的,得意的说。
  大天狗看了看他那双眼睛,像上好的宝石一样,流光溢彩,又像秋日里的阳光。咬咬牙还是低了下头。
  感觉茨木在自己头上不知道搞了什么,头发被抓的有点疼。
  眼前就是茨木童子那张有点傻乎乎的包子脸。
  “好了,这个是我昨天弄坏你扇子的赔礼哦!嗯,果然女孩子还是这样比较好看” 茨木童子满意地看着大天狗头上的咸鱼公仔发圈。
  大天狗摸了摸头上的小辫子,脸色有点发青。
  “茨木童子!你在干什么?” 谁是女孩子啊!好气!
  
  “少爷。” 司机已经撑着伞向他走来。
  “茨木童子,快给本大爷死过来!” 酒吞童子特有的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
  “挚友!等等我啊!”茨木童子眼睛一亮,然后头也不回地往酒吞的方向走去。
  一句道别也还没说。
  好吧,茨木童子你赢了。
  大天狗把发圈取了下来,放进口袋,跟着司机离开了。
  
  “又跟这些女孩子玩,不是告诉你女孩子很麻烦的吗?”酒吞也不回头看后面紧跟着他的茨木童子,悄悄地调慢了速度,抱怨似得说道。
  “不是的挚友,大天狗不是那种女孩子。”
  酒吞童子脚步突然又加快,让小时候是小短腿的茨木童子猝不及防。 嘴巴里还好像念着什么。
  “等等我呀挚友!”
  
  
  
  

【酒/狗茨】我喜欢的⑥上 有酒有狗,多结局(๑˙❥˙๑)

  你们打死我吧,这种天气冷得我懒癌又发作了( >̶̥̥̥᷄д<̶̥̥̥᷅ )
  我该打我该打( >̶̥̥̥᷄д<̶̥̥̥᷅ )
  然后,这章还是狗
  下章是jo吞
  ᶘ ᵒᴥᵒᶅ
  我到底在写什么。。。尴尬

⑥还是我滴狗🐶

  “我倒是知道有一个地方,”大天狗一副深思的表情,“那里的环境还不错。对了,那房东人也很好。”
  茨木眼睛亮了亮,然后很快又暗了下去。
  “那里的房租很高吧?”茨木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不高,就是要看人。如果是你的话可以便宜一点。”
  鱼儿那么心急要吃鱼饵吗?
  他悄悄看了一眼茨木童子,嘴角扬起一抹得逞微笑。
  茨木童子似乎搞不懂大天狗说的话,“什么叫做我可以便宜一点啊?房东认识我吗?他为什么要便宜给我?”
  ……
  “是这样的,茨木童子,你想租房子。而我,刚好房子里有空房间。你看怎样?”大天狗干脆先把车停好在路边,然后很认真地看着他。
  “额?”
  “这么说吧,茨木童子,我看中你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是gay!”茨木童子立刻拉紧了衣服,一脸警惕地看着大天狗。
  大天狗用手拨了拨茨木童子额前的湿发,似笑非笑地说道:“我也不是,但我的确是看中你了。”
  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茨木童子。
  “我觉得你的外形很适合当我下部电影的男主角。”
  “噬月?你是噬月?”噬月是最近很红的一个导演的名字,没人知道她的真实面目,却一夜爆红,传说中她是个才女,却丑若无盐。茨木童子很喜欢她的作品。现在就算噬月是个女的,“不可能的,噬月不是长得很丑吗?你长得那么好看。”
  茨木童子看了看大天狗那完美得恰到好处的脸,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可不是个傻子。
  “谁告诉你噬月长得很丑了?”大天狗挑挑眉,略薄的嘴唇带着点弧度,单手拖腮看着他。
  “网上的人都这么说。”茨木童子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伸出浅红色的舌头快速地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慢吞吞地说道。
  窗外好像已经放晴,一束浅金色的光线柔柔地透过云间的缝隙洒落在茨木童子银白色的发间,那双琥珀一般的眼睛也带着一丝秋日独有的暖意。
  大天狗很清楚的记得那一天。
  那是一个深秋的雨天。
  大天狗因为家里的原因要转去别的幼儿园了,虽然在这个幼儿园里没多少朋友,但他还是要回幼儿园里道别一番。
  茨木童子现在天天跟在酒吞童子的屁股后面,很久也没有去找他麻烦了。最近一次是昨天茨木童子弄烂了自己最心爱的扇子。
  一翻标准的贵族式语气道别后,大天狗就乖乖地站在门口等着司机过来接他。
  外面好像下着挺大的雨,有点冷。
  大天狗拢了拢身上的西装小外套。
  “大天狗!”
  听着这中气十足的奶音,大天狗都不用猜是谁了。
  大天狗无奈地转了过身,就看见了一头乱糟糟的白发。 反重力的长发往着各种不同的方向乱翘,乱得让人忍不住想帮他好好把它梳好。
  “是你啊茨木童子。”大天狗故意不去看他那头乱得跟刚被狗啃过的头发。
  茨木童子的脸上总是带着大大小小的伤痕, 还总是一副拽拽的样子。
  
  

沉迷钩针无法自拔▄█▀█●

【酒/狗茨】我喜欢的⑤ 有酒有狗☞n个结局

最近好忙啊,拖了那么久我终于又回来了(。・`ω´・)

谢谢宝宝们的小红心和小评论。

然后是,先发一点,然后中午再码一点。

ᶘ ᵒᴥᵒᶅ依旧是狗子和茨木

五.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狗<(`^´)>
  
  看着驾驶座的大天狗,茨木还是有点晕乎乎的。
  自己上了一个刚认识的人的车。
  身上还披着大天狗那件带着一股淡淡的玫瑰香味的外套。
  透过车子玻璃往外看,外面还是一片朦胧,雨好像没有一丝要停的迹象。

  半小时前。
  “大……先生,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有机会再见吧。”
  这种天气很难打到车。
  茨木童子又拖着一堆的行李,头发衣服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额前的湿发被他任意地拨向另一边,发尾滴落的雨水顺着形状优美的脖子经过了漂亮得让人忍不住想啃一口的锁骨,一路流进了那件同样是湿透的白衬衫。
  白衬衫紧紧黏在他的身上,让胸前的两点粉红隐隐若现。
  当事人就这样毫无自觉的跟大天狗道别以后拖着行李往路口走。
  没走两步他身上就被披上了一件外套,刚转过身就见到大天狗的脸,靠得很近,他的气息灼热,细细碎碎扑到耳边,顿时让茨木的小腿发软。
  茨木暗骂一声,急忙拉开距离后,看到对方脸上带着两抹淡淡的红。
  露出来的耳尖似乎也染上了粉色。
  “雨那么大,很难打车的。”
  “大先生,你是不是着凉了?脸好像很红。衣服还是还给你吧。”
  茨木说着就要把身上披着的衣服拿下来。大天狗早他一步地把手搭到他的肩膀,然后细心地帮他把大衣裹好。
  手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地几次碰触到他的腰,茨木正打算发作,谁知看到对方一脸纯良, 那双湛蓝的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对啊,他在想什么啊!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
  茨木童子在心里默默唾弃了自己一番。
  “还有,不要叫我大先生,听着好别扭,叫我大天狗就好。茨木童子,我觉得你比我更需要这件外套吧……”然后又是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你笑什么啊你,我迟些把衣服洗干净再还你。就这样吧我先走了。”茨木童子瞥了他一眼,拿着行李就要离开。
  这人看起来怪怪的,不像好人。
  “你去哪?这样吧,我的车子在附近,我载你吧。”
  “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
  “不麻烦。”
  “……还是不要了吧。”
  “不麻烦”
  茨木偷偷地看了一下大天狗的脸。好家伙,干嘛黑着张脸啊,我又不是欠了你的。
  “大天狗先生你自便吧,我打的车准备要到了。”茨木童子果断地说道,他可没有和这人熟到这种程度。
  话刚说完他就感觉左手一空,行李都被大天狗抢去了。
  “我的行李,哎!你抢东西啊!快还回来!”
  “快走吧,雨越下越大了。”大天狗一脸纯良,一手拿着他的行李,另一只手拿着那把巨大的黑伞,因为要遮两个大男人位置显然不太够,于是他就把伞偏向了茨木那边,左边身体都被雨水淋湿了,跟他刚才的贵公子形象对比显得非常的狼狈。
  “……”
  茨木应了一声,就晕乎乎地跟了一个刚认识的人上了车。
  其实他跟酒吞提出分手后也不知道该到哪里落脚,以前吧他直到能独立前都住在孤儿院里,但现在也不能回去吧。
  虽然他有点想姑姑。
  茨木长得好看,以前不少人要来领养他。又因为调皮被退回了数次。
  姑获鸟是孤儿院的院长,很喜欢小孩子。茨木被退回了几次以后,姑获鸟干脆就把茨木童子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再也没有提起过领养的事情。
  抚养茨木直到成年后才离开了孤儿院。
  姑获鸟也经常跟茨木童子打电话,不过茨木还是没敢告诉姑获鸟他和酒吞童子之间的事情。
  “茨木,你要去哪里啊?”大天狗那清冷的声音传入他耳中。
  去哪里?
  “对了,大天狗先生,有没有哪里的旅馆比较便宜一点的啊?”茨木想了一下说道。
  先去旅馆住一阵子,然后再去租房子。
  对,就是这样。
  “旅馆?”
  “对啊。是这样的,我以前租的房子租期满了,所以现在在找落脚的地方。”茨木童子脸微微发红,没想到自己居然在刚认识的人面前说起这些,而且还说了一连串的假话。
  平时有话直说的茨木童子暗暗鄙视了自己。
  “所以你是在找房子?”
  “嗯,对啊。”
  

今天百鬼还看见一目连了,反正打不着。做完这集中周方案再码文哦0(:3 )~

【酒/狗茨】我喜欢的 ☞有酒有狗,多结局

四.今天的我还是吨吨吨好了(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有一种痛,叫做回忆,它藏在我们大脑深处,平时很安分,可到了夜深人静,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它总会调皮地用它那尖利的小爪子碰触我们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红叶漂亮,青春,充满活力,她的举手投足都带着一种迷人的气息。 酒吞觉得红叶身上有着以前茨木的身影,活力四射,像冬日里的一抹朝阳,让人沉醉。
  他记得和红叶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
  那天他跟一群狐朋狗友在酒吧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酒吞选的是大冒险,他们 让酒吞试试看他敢不敢去要酒吧里最漂亮的姑娘的电话。
  平常他们总是损酒吞,说茨木虽然长得好看,但毕竟也是个硬邦邦的汉子,哪像女孩子那么娇软。
  “你不会只喜欢男人吧?那我们岂不是危险了?”不知道谁这么说了一句。
  酒吞一听,心里腾的一声直冒火。
  他又想起了他母亲,他每次回家他的母亲都会哭着跟他说求他找个正常的女孩。
   他的母亲不喜欢茨木他是知道的,毕竟他是家里的独子。 父亲现在嘴里没说,但他自从和茨木确定关系以后,父亲当时就打骂了他一顿,让他不要再回家了。之后每次回家父亲都会骂,但久了以后就没再说了。他好像也很久没见过父亲的笑容了。
  父亲身体不好。
  可他就是喜欢了,这该怎么回头?
  “他妈的,谁说本大爷不敢,去就去。”酒吞灌了一口酒,恶狠狠地环视着酒吧里的人。
  然后他看到了红叶。
  他好像动心了。
  她有一头漂亮整齐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身后,每一根发丝都似乎能撩拨起他的心。脸上画着有点夸张的妆容,但这妆容配合着红叶却是致命的艳丽。
  毫无疑问,这是个很美的女孩。
  “女人,你叫什么名字?”酒吞带着一身酒气,走到红叶面前,用带着酒吞式欠扁的口气问道。
  “滚开,臭男人。”红叶那双媚眼挑了挑,红得快要滴出血的菱唇一张一合,本来是好看得让人浮想联翩的场景,她却吐出一句让人冷得快要结冰的话。
  酒吞脸上的笑容都快绷不住了。
  茨木就从来不会这样跟我说话。
  这女人,有意思。
  之后酒吞天天往这酒吧跑,这一来两往的他也知道了这女孩的事情。
  这女孩叫红叶,是酒吧老板妹妹,是一个舞者。
  后来酒吞就跟红叶表白了,没多久红叶也答应了酒吞。
  酒吞觉得跟红叶在一起的时候能让他暂时忘掉家里人和茨木两边的矛盾。这种感觉他很享受。
  他也很喜欢看红叶的舞。
  至于喜欢红叶吗?他也说不清,第一次见面的惊艳慢慢的已经淡化。或许他喜欢的只是跟红叶在一起那种没有拘束,不需要想其他东西的感觉。
  红叶有时会向他撒娇。这种事情茨木大概一辈子是学不会的。
  他一方面享受着红叶带给他的感觉,一方面却不想让茨木童子知道,他想每次回家都能看到茨木童子的脸,他想茨木每天都能大咧咧的喊他起床,就像他们以前一样。他不愿意放弃和茨木的这段感情。渣吗?对,他就是个渣。 一边不想负起责任,一边又希望得到。
  然而现在每次回到那个家,看到茨木童子那双期盼的眼睛都会让他很头痛,很罪恶。
  于是他开始回避,能不回家就不回家,茨木的电话他总能用一两句话打发。
  他每天想过无数次被茨木当场抓包的可能。
  他害怕分手,却又期待分手。
  你还是人吗?酒吞童子。
  他感觉茨木已经发现了,怎么办?
  坦白?
  每次想打电话给茨木童子坦白时候,茨木童子接了电话,刚到嘴边的话却梗在喉咙吐不出来。
  “我今晚不回来吃饭,不用等我。”
  这是他这些日子对茨木说得最多的话。
  
  纸是包不住火的,这道理酒吞童子一向是知道的。
  但他没想到这天这么快到了。
  茨木童子的声音很平静,分手两个字说得很轻很轻,却又重重地落在他的心上。
  分手?也好,是该结束了。
        酒吞咬了咬牙,答应了。
  事到如今他也没有留着茨木的理由了。
  茨木童子走了他大概就可以回恢复正常,他们两个也可以各自开始新的生活,不用相互伤害了。
  这听起来很美好。
  可茨木童子很快就搬走了,快得有点离谱。
  家里完全没有留下茨木的生活痕迹,他就好像从没出现过一样。
  这茨木童子果然心够狠。难道连我们在一起的全部回忆你也要带走吗?
  酒吞坐着客厅沙发上想了很久,这沙发是刚租房子的时候他跟茨木一块挑的,很便宜的沙发,却花了两个人半个月的薪水。
         他们会在这里一起看茨木最爱的动画片,酒吞有时候心血来潮把茨木拉到自己腿上亲热。但茨木总会拒绝他。
         回不去了。
         这天他没去上班,他也没法上班。心好累,好想喝酒。
  于是他就在客厅吨吨吨吨吨了一天,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说着什么生活不就是不停地磨合吗?茨木童子你心够狠的…… 我他妈没了你照样能活的好好的。
  说着说着声音却带了点哭腔。
  不是要说永远在一起的吗?
  为什么你不懂。
  手机在床头响个不停,来电显示是红叶……*17。
  红叶生气了。
  这臭男人还敢给自己甩脸子了?
  不是说好了今天陪她去看舞台剧吗?
  好气哦,都不想保持微笑了。

【酒/狗茨】我喜欢的 有酒有狗,开放式多结局

好滴,有酒有狗,。
防雷区-=͟͟͞͞( °∀° )☛
不喜欢的宝宝不要点进来哦!
乖,听话。
开放式多结局,结局多种,到时会分开,宝宝们不要担心。
0(:3 )~嗯,差不多了吧

第三章

  你好像不记得我了,我却忘不了你那时候收“保护费”的情景,明明是个孩子,感觉却跟强盗没两样。——by天狗日记
  
  三.雨后小故事
  
  茨木童子抬头看了来人那张脸很久,在他有限的脑容量里不停地搜索,好像记忆中没这张脸。
  那个人有一头漂亮的淡金色短发,那头发被打理得一丝不苟,发丝每一个弧度都好像经过了严密的打磨那样,有序好看。那个人长得挺高的,好像比茨木还要高一丢丢的感觉。不过那张脸对于茨木童子的审美来说是有点过于女气了,那双湛蓝的眸子似乎带着一丝笑意地看着他。
  茨木童子敢肯定,这人他绝对不认识。
  可他知道我叫茨木童子来着?
  那人好像看穿了茨木心中的小纠结,眼中的笑意好像更浓了。
  他在茨木童子不解的视线里,把那只空闲的手伸进了那条茨木也不清楚牌子,但一眼就知道价值不菲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你好像已经忘记我了,也罢,把手伸出来吧。”
  茨木不明白这人想干嘛,但他还是乖乖地把手伸了出来。
  “摊开手。”
  茨木哦了一声,表面乖乖地照做,耐心悄悄地降了一千点。
  然后,他手心里出现了三颗糖果。
  “这是我今天的保护费。”那青年的手擦过他的手心,很暖。“这样,既然你忘记我了。那我们今天重新认识吧。”
   那淡金色头发的青年对着他笑了,茨木感觉手心的糖果也带着一股暖意。
  “你好,我叫大天狗,嗯,年龄嘛,26,你呢?”
  “我叫茨木童子,年龄也要说吗?好吧,25。”
  “很高兴认识你。”
  “很高兴认识你。”
  很多年以后,每当茨木想起那天,嘴角也会不经意上扬。他以前“关照”过的孩子,居然挑这种时间来讨债了。
  
  下一章酒吞视角,酒吞宝宝被我写得太渣了,身为阿爸我很是愧疚。其实酒吞原本在我的设定里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家里人的不同意,外面的诱惑,茨木对他们生活的期望都是导致他劈腿的原因。他没试过失去,也不明白茨木对于自己的意义。 < (ˉ^ˉ)> 反正我也不懂怎么说了,后面儿砸会好的!相信我_(•̀ω•́ 」∠)_给他一次机会吧米娜桑!
  

【酒/狗茨】我喜欢的 有酒有狗,多结局

嗯!这是第二章。
这是酒,狗茨,雷区请注意。
开放性多结局。有he有be,结局会分开来发,米娜桑不用捉鸡_(•̀ω•́ 」∠)_

这或许是个大坑

二.雨天小故事

  离开不是结束,而是另一段故事的开始。
  茨木很喜欢雨天,或者说喜欢淋雨回家后看酒吞心疼的表情和帮他吹头发时那抹温柔。酒吞的指甲有点长,酒吞虽然有点小心翼翼的,但粗心的他有时候还是会不小心刮得他的头皮发痛,但他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酒吞的温暖修长手指滑过他耳朵时有点痒,耳朵会痒,心也在痒。
  离开的时候天还是灰蒙蒙的,天空下着细细的雨,给这个干燥的季节增添了一份湿润。
  茨木放慢了脚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来,琥珀一般的金眸留恋地看了他们以前的“家”一眼。
  虽然说是一眼,但这一眼实在是看得有点久。
  雨好像变大了一点,原本像雾气一样的雨现在就像细碎的砂糖,洋洋洒洒的落下,为茨木童子那头漂亮的白发铺上了一层细霜一般。
  你看,这雨,很温柔呢。就像那时候的你。
  离开了你,我又能去哪里呢?
  或许他会去一个没有酒吞,没有他们之间回忆的地方,或许等过了很久以后他也会找一个平凡的姑娘,然后平凡地过完剩下的时间。
        可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他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让酒吞在家人面前很难为,身为家中独子的酒吞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没少受到亲朋好友的白眼。
  酒吞的母亲也来找过他,希望他别缠着酒吞。当时他很自信,觉得酒吞不会跟自己分开。
        酒吞不像自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他有自己的责任。
  是啊,自己还是过于自负了啊。
  雨越下越大,茨木童子的头发湿淋淋地披在身后,单薄的衣服紧贴着他的身体,像他的第二层皮肤一样,雨水冰冷刺骨,狠狠地淋了茨木一身。
  他的头已经抬不起来了,甚至有点晕乎乎的。
  他没有带伞的习惯,不过幸好他的行李箱是防水的。不过装满他和酒吞的回忆的日记本放在他背包里,或许已经湿透了。
  呵,谁管呢!
  “你这样不怕感冒吗?茨木童子。”
  一把巨大的黑色雨伞在他头顶出现,为他挡去了寒冷的雨水。
  入眼的是一双一尘不染的看起来就是很昂贵的皮鞋。
  茨木童子一脸懵逼。
  他好像不认识有钱人。
  

|・д・。)吞娃脆片一块,妈呀好开心

【酒/狗茨现代】我喜欢的 有狗茨,不喜的同学注意

             _(•̀ω•́ 」∠)_出了茨木乖崽好久了现在还愿来得及吗?新人第一次开坑。先用爪机发一段。
             我儿砸打酒吞童子分分钟暴击,打大狗子就?_?这。。。
             现代设定,酒茨旧情人设定(˶′◡‵˶)

一.缘尽.深秋

  酒吞和茨木是一对情侣,他们从幼儿园的时候认识,那时候刚认识没多久茨木童子说他打架很厉害非得天天缠着他打架。
         酒吞也想不明白,怎么会有小孩那么熊,说他是熊孩子绝对不过分。
         茨木童子总是顶着一张很受女老师喜欢的小脸,在大江山幼儿园横行霸道。天天欺负别的小孩,在那么多受害的孩子里面就数一个金毛小孩最可怜。那个好像叫什么狗的,酒吞也记不太清楚了。
         那个金毛小孩长着一张比茨木还要讨喜的脸,精致得像个小女孩。不过茨木很不喜欢这种满口礼数大义的无趣小孩,身为中班的扛把子茨木.幼儿园霸主.熊傲天.分分钟跳起来打你膝盖.童子天天就往大班走找那金毛小孩的晦气。
         直到那天,酒吞童子转学到了这幼儿园。
         从那天起,所有事情都好像改变了。
         茨木天天追着酒吞童子,大江山每天的保护费小糖果也不收了,因为酒吞童子不喜欢吃糖。
        后来他们,考上了同一间初中,然后是同一间高中,同一间大学。酒吞童子的人生大部分都有茨木童子的身影。后来大二的时候他们就不知道怎么就在一起了,然后交往到了现在。他们在外面租了一间小房子,两个人过起了老夫老妻的生活。
  两人的感情也不像刚在一起时那么热烈,现在倒是有点过于平淡了。
  茨木发现最近的酒吞有点奇怪。
  比如酒吞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他告诉他是出差。为了两人未来的生活。
   又比如酒吞的西服上总有那么一两条深紫色的长发。
  两人拥抱的时候他总能闻到一股陌生的香味。
  然而这已经持续了一年多了。
  每一次短暂的相聚都不欢而散。
  茨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但他显然不想这么去想。
  这天茨木像往常一样做好了饭菜,坐在餐桌上等酒吞回来。一部小巧的手机非常安静的躺在餐桌上。
  过了很久,茨木终于拿起了桌子上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一直是忙音。
         茨木就一直打着,终于对方接了电话。
  “茨木?我现在很忙,还有生意要谈,你自己吃饭吧。不用等我回来了。”
  “酒吞,我想和你谈谈。今晚,我等你。”茨木快速的说完,也不管对方的反应,快速的挂了电话。
  天气好像开始变冷了,茨木默默的想。
  凌晨两点四十分,玄关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很轻,但在寂静的夜里也是显得有点突兀。
  “你回来了。”茨木的眼睛在漆黑的环境里依然闪闪发亮,当初酒吞喜欢上他就是因为这双漂亮的眼睛。
  酒吞不耐烦的把刚脱下来的衣服递给了他,“都说叫你不要等我了。还有你怎么不开灯,你这样是要吓死我吗?”说着他又自顾自的开了灯,径直的走向他们的房间。
  “酒吞,我有话要跟你说。” 茨木慢悠悠地走向了餐桌,“坐下吧,我们的事情也该好好谈一谈了。”
  听到茨木这么说,酒吞的脸先是变白,然后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茨木,你想说什么?”
  “我们回不去了,”那双他曾经很喜欢的金色眸子如今好像结满了寒霜,有意无意地扫视着他。“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
  “我不明白,呵呵,茨木童子你说话不要这样,我听着难受。” 酒吞很用力地抓住了茨木童子那只带着旧患的左手,好像要把他的那只手卸掉一般。
  “那是个很漂亮是女孩吧?她有一头漂亮的深紫色长发。”茨木直视着他的眼睛,“酒吞,我累了,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分手吧,我们好聚好散。”
  我喜欢的,好像已经没有了。就像我们那个回不去的夏天。
  酒吞外面的女朋友叫红叶,没遇到她之前,他以为和茨木就这样一辈子了。后来他发现,自己对茨木,还是不够爱吗? 到了上一年,他发现自己大多数时间都不想回家,害怕面对茨木童子那张对他们生活充满期待的脸。
  那为什么听到茨木那个形状优美的嘴唇吐出分手这两个字时,心会那么疼?
  “茨木,我……”所有的文字似乎变得那么的苍白,终于酒吞缓了缓,不情愿地松开了手,“好,那……分手之后我们还是朋友吗?”
  茨木笑了,这好像是他今年第一次见到茨木的笑容。然后他好像见到了到那年还是幼儿园的时候,满脸伤痕的茨木团子。对他点了点头。
  现在是深秋,空气中仿佛也带着一种别离的忧伤。
  他好像从凋零的爱情里逃脱出来了,又好像陷得更深了。酒吞心里这么想着。
  那天晚上茨木童子非得睡客厅,他那几样为数不多的行李被整齐的放在玄关。
  酒吞是七点半醒的,当他朦胧的睡醒后,第一件事是立刻去了客厅,客厅里哪里还有茨木童子的身影?茶几上一张橘色的便条吸引了酒吞的视线。
  便条上清秀的字体他这辈子大概是忘不了了,上面只写了几个字。“谢谢你。”
  或许,他们是真的结束了。
  也是,我们早就该结束了。